中國城市50強出爐 16城GDP超萬億昆明排在40名

目前,經濟強市主要分布在長三角、環渤海、珠三角等區域,中西部、東北入圍50強的城市主要是省會城市、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

中心城市對區域經濟的帶動引領作用日益凸顯。

近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召開,指出當前我國區域發展形勢是好的,同時經濟發展的空間結構正在發生深刻變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承載發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新形勢下促進區域協調發展,要增強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經濟發展優勢區域的經濟和人口承載能力。

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后,城市百業興旺,經濟總量持續快速增加。2017年,僅地級以上城市地區生產總值就達到52.1萬億元,占全國的63.0%;上海、北京、深圳和廣州4個城市的地區生產總值超過2萬億元。

那么,我國的經濟強市主要分布在哪些區域呢?第一財經記者梳理了2018年GDP50強城市后發現,目前經濟強市主要分布在長三角、環渤海、珠三角等區域;中西部、東北入圍50強的城市主要是省會城市、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入圍50強的普通地級市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區,其中蘇州和無錫在全國領跑。

城市經濟50強:江蘇最多 山東第二

根據第一財經記者統計,50強城市GDP之和達到496065億元,占全國的55%左右。從入圍門檻來看,今年第50名的東營GDP為4152.47億元。

50個城市中,GDP超過5000億元的城市已經達到42個,超過萬億元的城市達到16個,比上一年增加兩個,新成員分別是寧波和鄭州。這16座城市的GDP之和達到27.95萬億元,占全國GDP比重為31%。可見GDP萬億俱樂部城市、中心城市對我國經濟驅動作用日益凸顯。

從行政級別來看,這16座城市包括四大直轄市,8個副省級城市廣州、深圳、武漢、成都、杭州、南京、青島、寧波,省會城市長沙和鄭州,以及普通地級市蘇州和無錫。按四大區域劃分來看,東部沿海發達地區有11個城市,中部有3個,西部有2個,中西部入圍的城市均為直轄市和強省會。

那下一個加入GDP萬億俱樂部的城市會是誰?從數據上看,佛山(9935.88億元)已無懸念,此外濟南在去年底合并萊蕪后,新濟南實力大增,GDP達到8856億元左右,位居第18位。新濟南與泉州、南通、西安、東莞構成8000億元梯隊,成為GDP萬億俱樂部的后備軍。

2018年,我國GDP十強城市分別是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重慶、天津、蘇州、成都、武漢和杭州。其中,前五個城市的GDP均已超過兩萬億元,上海和北京均超3萬億元。

從50強城市的區域分布來看,東部沿海有35個,占70%;中西部共11個,占22%;東北共4個,占8%。

從城市群的分布來看,作為我國實力最強的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共有16個城市入圍50強,此外珠三角和京津冀各有4個城市入圍。

從省份分布來看,第二經濟大省江蘇最多,有9個城市入圍50強,分別是蘇州、南京、無錫、南通、常州、徐州、鹽城、揚州和泰州,其中蘇南4城、蘇中3城、蘇北2城。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江蘇南北差距較大,但近年來隨著蘇南地區進入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階段,經濟增速放緩,同時江蘇區域均衡發展持續推進,不少產業向蘇中、蘇北轉移,三個區域之間的差距不斷縮小。

第三經濟大省山東入圍50強的城市也達到8個之多,第四經濟大省浙江入圍城市達到6個。

相比之下,連續30年經濟總量居全國第一的廣東,入圍城市僅4個,分別是深圳、廣州、佛山和東莞。這與廣東省內區域經濟差距大,珠三角與粵東西北發展失衡有關。

四大一線城市中,廣東就坐擁深圳與廣州兩個。數據顯示,2018年,廣深的GDP之和達到47081億元,占全省的45.3%,如果再加上佛山和東莞,四座城市的GDP之和就占全省的67%。但省內排名第五的惠州去年GDP僅為4103億元,不到第四名東莞的一半。況且廣東還有8個市的GDP在2000億元以下。

但廣東這種大城市引領的模式也有其明顯的優點。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孫不熟說,江蘇和廣東的GDP雖然相差不大,但在財政收入、本外幣存款、上市公司、世界500強等指標上,江蘇和廣東的差距就拉開了。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江蘇缺少廣深這樣的聚集高端服務業的超級大城市。

江蘇省社科院研究員田伯平也認為,廣深作為兩大一線城市,集聚高端要素的能力更強,現代服務業更發達,對珠三角地區的轉型升級起到非常重要的服務和帶動作用。相比之下,無論是蘇州還是南京,江蘇中心城市的帶動作用都與廣深有較大差距。

十大地級市:蘇州“無敵手”

50強城市中有蘇州、無錫等24個普通地級市。

從區域分布上看,這24個城市中,有22個來自東部沿海地區,而整個中西部和東北地區僅有兩個普通地級市,即河南洛陽和湖北襄陽。

作為千年古都,洛陽在中部地區的地位和作用至關重要。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發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作為“一五”期間國家重點建設的重工業城市,當時國家在洛陽投了很多項目,洛陽有著雄厚的工業基礎,也是河南省的第二大城市。

總體上看,在中西部地區目前經濟發展的過程中,省會城市與非省會城市差距十分明顯。雖然省會城市對區域經濟的帶動作用很關鍵,但中西部也需要培育更多的省域副中心城市。比如,河南將洛陽作為省域副中心城市打造,湖北也在積極打造襄陽和宜昌這兩個省域副中心城市。

按GDP總量的大小來看,普通地級市前十強分別是蘇州、無錫、佛山、泉州、南通、東莞、煙臺、常州、唐山、徐州,全部來自東部沿海地區,其中江蘇最多,一省就占了5個,此外廣東有2個,福建、山東和河北各1個。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江蘇的強市最多,但在東部沿海幾個發達省份中,廣東、浙江、福建、山東以及曾經經濟較為發達的遼寧都有一個計劃單列市,唯獨江蘇由于復雜的歷史原因沒有計劃單列市。

但盡管沒有計劃單列、副省級城市這樣的頭銜,蘇州的經濟總量也不比很多副省級城市差。十年前蘇州的經濟體量位居全國前五,僅次于北上廣深,這些年雖然有些下滑,但仍位居第七,一直都是最牛的地級市。

改革開放之后,靠近上海的蘇南地區憑借外向型產業的發展,經濟也隨之高速發展。2018年,蘇州轄下的三個縣級市昆山、張家港、常熟的GDP都已經超過2000億元大關。其中昆山是臺商投資集中區,曾以“筆記本電腦之城”聞名,高峰時期全球新上市的筆記本電腦每三臺就有一臺產自昆山。

再從各個主要經濟指標來看,蘇州在普通地級市中堪稱“無敵手”。2018年,蘇州GDP達到18597億元,領先第二名無錫7000多億元;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120億元,是第二名的兩倍多;資金存量是28560.4億元,比第二名多了1.2萬億元左右;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5746億元,超第二名2000多億元;只有在人均GDP上略輸無錫,在高新技術企業數量上略落后于東莞。

當然,包括蘇州在內,這些以制造業為主的普通地級市普遍存在一個問題,就是下轄縣市縣域經濟發達,但中心城區規模不夠大、不夠強,不同程度上存在“小馬拉大車”的現象。

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教授胡剛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這些以制造業為主的普通地級市,服務業占比和發展層次都趕不上一線城市以及強省會城市,他們想要進一步發展就要把金融、商貿等現代服務業、高端服務業做好,而現代服務業要發展,就必須要把中心城區做好,把交通、教育、醫療等短板加快補齊。

事實上,目前包括蘇州在內的地級市都在積極補齊公共資源方面的短板。比如,8月24日,據蘇州市交通運輸局消息,蘇州市已經完成了蘇州機場的規劃選址、空域研究等前期工作。此外,南京大學蘇州校區建設的前期準備工作正在有序推進中,預計今年10月開工建設,2021年9月開始招生。

不過,目前十大地級市的發展也出現了一些明顯的分野。除了加快做強做優主城區之外,部分靠近核心大城市的普通地級市,得益于核心大都市的外溢,產業轉型升級不斷加快,高新產業發展水平位居前列。這些城市正在與核心大城市一起,打造大都市圈,形成產業的梯度合理分配。

例如,東莞近年來受到深圳的外溢作用十分明顯,目前東莞的高新技術企業數量達到了5798家,位居十大地級市之首,在全國各城市中位居第五,僅次于北上廣深。此外,蘇州也不遑多讓,高新技術企業數量達到5416家,佛山和無錫也分別達到了3900家和2064家。

相比之下,遠離核心大都市的普通地級市,在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方面都要遜色不少,比如泉州的高新技術企業只有508家,煙臺只有453家。未來這些城市在加快產業轉型升級等方面需要多下一番功夫。

本站轉載文章和圖片出于傳播信息之目的,如有版權異議,請在3個月內與本站聯系刪除或協商處理。凡署名"云南房網"的文章未經本站授權,不得轉載。爆料、授權:[email protected]

相關資訊

猜您喜歡

參與討論

登錄 注冊

熱門評論